Neoow

暴力美学。

【DBH】Three Scars.

cp警探组,有部分捏造。拖拖拉拉也要交党费。

敏感词令我宕机,找了半天没找到是哪,还是走链接吧...

我永远爱汉克安德森。

【DBH】Read,Aim,Fire 01

+cp向马康,有私设,如果有后续会把各个人物的设定补上来。

+人类au,指挥官马库斯x狙击手康纳

-------

  “不需要那家伙我们也能顺利完成任务,"听到消息的时候诺丝一脸诧异,她用一种夹杂着怀疑和愤怒的眼神看向马库斯,同时右手危险地搭在了腰侧:“你知道以往底特律派来的都是什么人,狂妄,自负,难以配合而且废话连篇。他只会把我们的成果弄得一团糟。”

  “我知道,诺丝。”马库斯无奈地把报告放回桌上:“但这是上面的指令,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小队里没有狙击手。”他低头看了一眼录有对方个人信息的档案内页,这个名叫康纳·安德森的警员明显年纪尚浅。一双显得有些茫然的褐色眼睛正透过纸页看着方框外的一切,这让马库斯没来由地想起BBC宠物记录片里的初生幼犬。

  “他看上去不像是那么刻薄的人,没准我们还能和他交上朋友。”赛门温和地附言道。

  马库斯感激地朝他眨了眨眼睛。

  “不管他是个怎样的人,我更希望他能把麻烦都解决了。"乔许皱着眉头用手戳了戳显示面板上大大的红色字母,“A级,你们明白吗?这样的任务很容易出人命的。”

  "乔许--"

  康纳就是在这个时候进来的。

  先推开门的是一名陌生的老警员,马库斯通过对方右胸上亮眼的警徽判断出了他的身份,但这一身随意至极的装扮出现在耶利哥显得格格不入。通过对方的眼睛马库斯看出了他的不耐烦。

  “这次的任务只算合作,结束以后你们得这家伙完完整整地还回来。先说好,医药费我概不负责。”

  “我是康纳,底特律派来的狙击手。合作愉快。"

  为了表示友好,马库斯主动伸手准备以一次善意的体温接触为与新成员的交流营造良好开端,而令人意外的是他伸在半空的右手显然被冷落了。对方完全没有握上来的意思,只是转了转那双讨人喜欢的眼睛不解地看着他。

  马库斯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他预想过不下数十种与合作对象第一次见面会发生的情况,但被拒绝握手绝对不在这数十条里。

  指挥官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轻轻的抽气声,那一定是诺丝发出来的声音,不用多想就知道今晚的非正式新人批斗大会一定不好过。为了不那么尴尬,他机智地一转手把一分钟前放在办公桌上的资料又拿了回来。

  "合作愉快。"马库斯听见自己语调严肃地说。

---------

不知道接下来还会不会写,先打个TBC吧(

  

【麦源】一个关于阳光和广告的故事

老福特是真的很严格,这都能被屏蔽...希望这次能过。
很久以前的产物,非常短小。凑合着看。

#麦源

#知名模特x电竞选手

#关键词:拍广告
----------------------

  当麦克雷在摄影棚里接到室友的电话时,他是惊讶的。

  显然这通电话的作用不仅仅是问安,经过几番刺探电话那头的源氏不得不吞吞吐吐地说出了最终的目的。他所在的电竞队伍为了提升知名度接下了xx知名服装品牌的广告,到时需要他参与拍摄,然而现实是每日坐在摄像头前生龙活虎的某位业余游戏主播无法在长焦距镜头前保持淡定。岛田源氏,一位依靠高超游戏水平,纯天然颜值以及纯天然发色常年霸占热门主播排行榜前三的人气电竞选手,平日根本没有过多在意自己的形象,偶尔更新在twitter的生活照还曾被粉丝誉为巧妙运用了直男拍照技巧的优秀作品。

  眼看任务即将失败,坐在电脑前愁眉苦脸的源氏选手忽地记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他不擅长面对镜头,可他的好室友麦克雷在这方面可是专家级人物呀。

  而麦克雷欣然答应了他的私人培训请求。



  "看我的手,保持身体不动,对,就是这里。你做的很好,甜心。"

  源氏努力地眯起眼睛望向阳光撒进的窗口,试图表现出麦克雷口中描述的朦胧美感,却因在三秒钟后忍不住伸手揉了揉眼睛而前功尽弃。郁闷的小忍者坐在高脚凳上耷拉着脑袋,小声抱怨拍广告比带一群破坏游戏体验的队友上分还难。

  他的导师站在小乌云的旁边哭笑不得。麦克雷今天少有的穿上了一身不那么花哨的工作装,每一颗衬衫纽扣都整整齐齐扣好,衣领也烫得平整竖在颈边,规矩得出门左拐就可以走进办公大楼。他绕到属于自己的沙发椅边坐下,双手搭在胸前十指指尖相抵,看向自己办公室中的室友眼神中玩味色彩一览无余。

  "噢...你得给自己点信心,女孩们绝对会为你这张漂亮的脸蛋而倾倒。"

  "前提是我拍的那些东西能被选上。"源氏有些烦躁地揉散落在眼前的头发,完全不知道这是麦克雷托自己的私人造型师帮他准备的一个小惊喜。"这太难了,你每天在面对那么多镜头的时候不会觉得不自在吗?"

  "Practice makes perfect.当一件事情出现在你的面前并逐渐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时,你就应该去习惯,并做到精益求精。"麦克雷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吐字清晰拿捏语调严肃得像是老板在教育不求上进的员工。"你不是会半途而废的人,源。"

  小麻雀一愣,在经历短暂的内心斗争后低着头小声哼哼着重新坐回了高脚凳上,继续他的盯窗户之旅。  "我为什么不能和你一样随便站在那儿拍几张就行了?还要摆这么多表情,真麻烦...."

  "每个人的气质不一样,不同的姿势表现力也不同,这一点上你和我的差别可不小。如果你每天都去健身房准时报道,上镜时需要的可能仅仅是一条背心。"麦克雷缓慢解 开了衬衫的第一颗扣子,白皙布料的边 缘露 出被海边阳光晒成古铜色的皮 肤,"上帝,谁把窗户打开了。"

【源藏】烟火祭.

跨年时写的源藏,怕哪天找不到了就来存个档。

---------------------------

  "半藏?"
  "少主大人--"
  "哥。"

  小麻雀在身旁叽喳乱叫,半藏再也无法置之不理,抬手抵住昏昏沉沉的睡意从床上支起身不耐烦的给了源氏一记眼刀。

   "你干什么。"

   "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哥哥没有什么打算吗?"源氏抱着一大袋零食盘腿坐在半藏身旁,同时将薯片送入嘴里咬的嘎吱嘎吱响。"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哥你还不起床,真懒。"

  "希望你还记得我究竟是为了什么,凌晨就被下人从美梦中唤醒一直忙到两个小时之前。"撇眼一旁泛着蓝光的显示屏,半藏无视了某人一时气短被零食呛到的咳嗽声,整理好衣襟从榻上坐起。午后暖阳刺破冰冷的空气倾泄而下,鸦青色的长发被随意揽起披在肩后泛着淡淡的银白色光芒。"没人补偿我这一早上耗费的时间不说,罪魁祸首倒是挺清闲。"

  源氏脸色尴尬的挠了挠头:"这个....哥,你知道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帮你做点事,没想到出了那么一点点小差错。"

  半藏不由失笑。也许是一时兴起,这小子昨日竟趁主人外出的时候溜进自己房间,学着他平日审阅文件的模样认真的在每一张纸上都批上了阅字,还天真的以为自己帮了亲哥哥一个大忙大晚上的来找一脸茫然的半藏讨奖励。天知道父亲看到那一整沓写着大红色阅字的报告时气成了什么样,反正他在听闻的那一瞬间就认真的思索起源氏小时候的课业是不是差到了一定程度才会让老师能下笔批的只有阅字。

  见半藏不说话,源氏以为自己又勾起半藏不愉快的回忆,正欲转移话题却张着嘴什么也说不出来,急得手舞足蹈愣是憋不出一个字。最后还是半藏挥了挥手表示自己并不介意:"我知道那是你出于好心,但如果以后你想帮忙还请事先通知我,免得又弄巧成拙。"

  "哥我就知道你懂我--"

  半藏迅速闪身,源氏只扑到了一团带着体温的被褥。半藏眼底的倦意仍未消散,小声打了个哈欠语调也染上几分慵懒。"说吧,你是不是又想到什么鬼点子了。"

  "我只是想和哥哥一起跨个年嘛,这有什么不好的。"源氏窝在被子里像个讨不到糖果的小孩,望着半藏一副可怜巴巴的神色,"好歹也是新一年的开始,哥哥都不愿意给自己放个假。"

  半藏蹙眉: "不过是跨年,又不是什么新鲜事,在家过便是了,你忘记上一次的状况了么。"他回忆起圣诞节那天源氏扯着他逛商业街时的情景。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一眼望不到头的人潮,混杂着古龙水和柠檬香的化妆品气味。他们错误的走进了最热闹的商场,并在一连串错误的引导下在五个小时后浑身是汗的走出商场大门,从那以后他们再也没提起与"去逛商场"有关的任何词汇。

  "……"
  "...在家过未免太无聊了吧?"源氏伸出食指和中指比作小人模样,抵在半藏的膝盖上顺着衣袖攀爬而上,最后仿佛擒住猎物一般迅速握住半藏的手扯到嘴前吻了吻:"这次绝对不会有那么多人了,相信我吧,哥哥?"

  半藏没有甩开他的手。


  他们去了山上的神社。
  不是游乐园,不是情侣众多的公园,也不是空气中洋溢着咸湿气味的海边。半藏微喘着气踏上通往神社的最后一级石阶,抬眼时突然发现站在鸟居下源氏的身形在月影下显得那么耀眼夺目。很快源氏就注意到了落在后面的半藏,脚后跟轻轻发力跃回兄长身边,眉目间洋溢的满是自豪神采:"哥,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很安静。"半藏随着源氏走上参道,与自神社返回的零星几个人擦肩而过,耳边除了风声只剩下小动物窜进树丛中发出的悉索声响。视野中唯一的光亮是暖黄色的灯火,蓝色和绿色的鲤鱼旗迎风飘动,勾起他嘴角一个小小的弧度。"没想到你还有点好主意。"

  "那当然!我可是--"

  "但你有没有想过,这么晚了,神社里已经没什么可看的了。你是想站在门口吹冷风吗?"

  "不是,哥,你听我说。"源氏把半藏拉到一边,故作神秘地凑在人耳边低语:"马上就要到零点了,我想让你看的东西,只有在这里才能看到。"

  半藏无奈,只能半倚在一旁的石墩上等待源氏口中所谓的惊喜。

  晚风吹进发间,发出呼呼的声响。

  源氏趴在半藏身后的石头上,伸手去卷半藏被吹起散落在颊边的碎发,意料之中的被人无情挥开:"哥,你说我们俩多久没有这样单独在一起了?"

  闻言半藏很认真的开始回忆,抛下脑海中那些繁复的家族事物后得到的结果是自源氏半年前的成人礼后两人便各怀心事各忙各的一直到了现在。半藏习惯早起,源氏晚上又常常夜不归宿,两人很少有独处的时机。即使碰面了,也只是寒颤几句,便擦肩而过。

  "不清楚,应该是挺久以前的事了。"半藏给出了一个含糊的回答。

  "这样吗...。"源氏干脆趴在半藏身后,仰头望向漆黑的天空,落入眼底的还有近在身前的兄者。原本鸦色的长发此刻透着些蓝,与夜空相衬仿若深海。他的目光自天空而下,落在半藏的发顶,又向下延伸至对方宽阔的肩膀,最后到因衣装束缚而显得格外纤细的腰。他想帮半藏分担肩上的重量,却总是弄巧成拙,他想从身后揽住半藏的腰在兄长耳边倾吐心中的爱意,却连一句简单的我爱你都无法说出。从很早以前他就发现自己对半藏的感情已不仅仅驻足在兄弟之间的亲情,自那一刻起他便不再轻易的对任何人说出爱这个字眼。

  源氏对于爱还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但他知道过早的斩断一切也许会造就今后无尽的后悔。

  一阵沉默。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山下的灯火越来越盛。
  源氏鼓足勇气,从衣袖里掏出那个被他藏了一个下午的小布包伸到半藏面前:"哥,这是今天早上我帮你求的御守。等新的一年到了,就许个愿吧。"

  "你今天早上到这里来了?"半藏有些惊讶地接过那个小包,想要借助灯火看清白纸上的字却被源氏用手挡住,说不能现在看。"可我忘记准备礼物了..."

  源氏摆摆手:"不用不用,哥你只要满足我一个小小的要求就好了--"

  源氏话未刚落,从山下窜上天空的一束光芒瞬间吸引了二人的注意。烟火在黑暗里划出一道黄色的光芒,呼啸着升至夜幕中炸裂开来。五颜六色的光芒四射,照亮了那一片原本阴黑的天幕。紧接着,又有几道不同颜色的光芒升起,将空中的黑暗一点点驱逐。烟火祭开始了。

  "这就是我想让你看到的。"

  半藏转过头,却发现那双浅褐色的双瞳正注视着自己。源氏的眸中闪耀着亮眼的光芒,一如既往。

  "有人告诉我我今晚会有烟火祭,山上是最佳的观景点,哥哥又不喜欢热闹的地方,所以就带着哥哥到这里来啦。"

  "许个愿吧?"源氏晃了晃手上同半藏样式一致的御守,也不等地对方回应,自顾自地双手握着御守贴在额前闭上双眼。半藏回过神,大脑却一片空白,只得同源氏一般闭上眼胡乱念了几个诸如身体健康家族兴旺之类的愿望。
  等他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御守上的标注--「结缘御守り」。

  "你...."半藏张张嘴,说不出话。

  "哥,闭上眼睛吧,"源氏凑近半藏身边露出笑容,脸上映着淡淡的红色光芒,吐出的字字句句都像在水中浸过一般湿漉漉的。"就当是给我的回礼。"

  握紧手中的御守,半藏轻叹一声,如人所愿的闭上了眼睛。

  有什么贴上了他颤抖的唇。透过层层阻碍传来的,是流淌在不同身体里的相同血液的温度。这个吻很短暂,短到半藏以为只经过了一瞬间,但它很温暖,让他全身的血液为之沸腾,心脏为之跳动。

  "哥,过去的一年,辛苦你了。"

  "新的一年,也要和你一直一直走下去。"

#麦源 冷战

第一次写麦源,虽然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还是忍不住发出来了。
二人恋爱前提,作者无脑前提。
以上?

---------------------------------------

  暗影守望,任务结束,返程的飞机。

  机舱因遭遇了强气流而有些摇晃,物品摇晃着相互碰撞发出的是声音这个密闭空间里唯一的声响。如果非要强加,那么应该还有牛仔小声到几不可闻的轻哼。麦克雷腹部的衣物已被打开,被血液洇湿的白色绷带与他的小麦色皮肤形成鲜明反差,明显不是咬咬牙就能瞒过医生的轻伤。

  坐在一旁的源氏谨慎地隐藏起自己的视线,恨不得在那张英俊帅气还沾着点猩红色彩的脸上再抹一刀,但他最终选择了放弃,因为不知道面前的男人是否会因此而清楚自己鲁莽行为将会付出却侥幸错过的代价,而对方给出的回答很可能是一个愤怒且疑惑的眼神。

  最后他选择了沉默。

  半晌过去,心性似午后烈日的牛仔终究没忍住冲动,转过头开口询问身边静如废铁的舍友。

  "嘿,小老虎。我可是救了你一命,你怎么--"

  "你疯了。"

  生硬的话语从面甲背后清晰吐出,将麦克雷强挤出来的笑容击得粉碎。但源氏却没有住嘴的意思,视觉辅助器上的红光也越来越亮:"仅凭血肉之躯就想挡住狙击手的子弹?何其愚蠢。真不知长官是否会欣赏你的英勇献身行为,顺便奖励你三天的加训。"

  "我不可能放任一条生命在我面前消逝,更何况它还有无限的价值,这个回答我不想再说第二遍。"善意再次被误解麦克雷也坚持不下强作的好脾气,自嘲地哼了一声语气揶揄,"难不成我就应该站在掩体后面看着你被敌人轰成筛子?那样我的麻烦会更大。"

  "但你因此受伤了。"

  若不是舱内通知飞机将要降落的广播刚刚停止,麦克雷很可能就听不到这一句几乎是闷在嗓子眼里的话语,可他还是敏锐地捕捉到每一个单词。

  来自东方的别扭恋人就连担心方式也很独特,麦克雷最终得出了这样的评价。

  "噢,甜心....你真可爱。"

 

  牛仔粗重的笑声近在耳边,源氏皱着眉正欲解释,却被拥入了一个更加温暖的怀抱。源氏搭在对方的肩上愣了三秒,紧接着回归脑海的第一个信息便是:今天他们还能像往常一样,肩并肩走下飞机。

  阻碍亲热的面甲被人缓慢卸下,这个特制的金属造物由安吉拉和托比昂合作制成,即便是两位长官也不曾得知面甲的拆卸方式。但源氏却在某一天的星夜下悄悄将这个秘密诉与他笨拙的爱人,以备不时之需,却不料在这时发挥了作用。接着,那些将要出口的话尽数被一个温柔的吻堵了回去,发酵成不可言说的爱意。

  自从在培养槽里睁开双眼后便变得不善言辞的灵雀似乎重新坠入了年轻时意气风发,风流潇洒的梦,梦里有庭前落花,眸中明月,有纠缠不清的吻痕与爱恋。只是梦中人的身影已经不再模糊,而是真真切切可以触摸的温度。

  接吻的间隙源氏伸手抚上了左胸合金胸甲下凹进去的那个小孔,半个小时前曾有一枚能够夺取他残缺心跳的冰凉子弹带着属于另一个人的温度从这里射入。

  而现在他或许该感谢那枚该死的子弹,因为现在他全身已经没有一处地方还如初到时那般冰冷了。

#Craig/Player 关于一个清晨的故事


一点废话:

非常喜欢Craig这个角色!他简直是我人生中碰到的最暖的人呜呜呜....所以很不负责任的写下了这个。

有部分捏造,非常,非常的短小。

祝阅读愉快。

---------------------------------------------------------------

  你忽然被身边的一阵响动惊醒了。

  

  噢,上帝。你闭着眼小声嘀咕,伸手揉了揉凌乱的头发,同时感受着周身骤然上升的温度。早起对于一个习惯了凌晨电视节目和咖啡的人来说简直是天方夜谭,幸亏你最近都在与Craig保持密切的联系,才不会让此刻的你看起来像只搁浅在岸上的鱼。自从答应了那天你提出的小小请求,负责任的前舍友总能在每天早上的这个时候用接连不断的短信或是一通电话把你从温暖的床上拉起来,再推到公园或者健身房里去。你的脑海里甚至划过了"去打开手机给Graig回复消息"这个指令。

  ......等等,Craig?

  Craig.

  你皱眉把那只搭在自己腰上的手推了下去,果然听到身边一阵刻意压低的笑声,夹杂着温热呼吸拂过你的耳边:"嗨,早上好,bro。我没想到你这么早就会醒。"

  那是因为身边有一个巨大的可活动人形闹钟,你在心里想。但你当然不会把这句话说出来。几秒钟的时间已经足够让你回忆起昨晚那些快乐,荒谬又放荡的事情,每一个画面都足以让你变得像在天上发光发热的太阳。于是你深吸一口气:"这是你对我的训练成果。效果显著,对吧?"

  "看起来是这样,但想要达到真正的健康作息,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Craig坐起身,借助从帐篷口撒入的阳光能很清楚的看到他的腰部线条随着他的动作而不断变化。你又一次意识到Craig有一副好身材,而再低头看看....嘿,停下,你没法儿与一个健身教练比身材。你清楚的知道Craig可不是会窝在沙发里和电视分享披萨饼的人,你才是。

  "还记得我们大学生活时的清晨吗?伴随着两三种不同的闹铃声从被窝里爬出来把自己套进衣服里,在飞奔到教室前靠啤酒和面包解决早餐。"你从睡袋里钻出来,开始舒展自己的身体,过去的美好回忆让你的思绪深陷入棉花糖堆里,柔软却又不堪真实。"Good old days,bro."

 Craig毫不遮掩地大笑起来,显然他也十分珍惜与你共同享有的回忆: "当然!最后我们总会按时到达教室,尽管方法有时比较特殊。我甚至可以不用上交作业,因为老师根本就不会去看。Bro,那是段无忧无虑的时光!无需担忧未来,尽情活在当下,也...没有这么多的事情要处理....."

  富有活力与热情的声音忽然小了下去,你不由向对方投去询问的目光,它却未能到达终点。此时对方正皱着眉头浏览手机上的消息,手指还在屏幕上划个不停。

  可怜的大忙人Craig,总是一副要随时奔赴前线的样子。你暗自摇摇头,站起身走到他的身边,无意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Martha,hum?"

   

  "Y....Yep.她邀请我一会儿与她共进午餐。"意识到你在身边,Craig带着无奈摇了摇头,沉默几秒将手机放在一边,"你知道Martha确实是位热情的母亲。"

  "那么,你会答应她吗?"

  Craig显然被这个问题吓了一跳,你可以透过浅紫色的双眸看到他眼底的犹豫:"Oh,err...I don't know.如果前妻没有空,我可能还需要照顾River..."

  "拜托,伙计,不要总让这些琐事压在你的肩上。我相信你的孩子们清楚的知道你爱他们。"你大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很多时候面前的男人太过优柔寡断,这时候就需要你出面做那个帮他消除顾虑的"坏家伙"。"想做什么就去做,和过去不同,现在我们自由了。"

  漫长的等待。就在你几乎要为自己颇为不负责任的话而表示歉意时,Craig舒展开了他一直紧皱着的眉心。

  "...你说得对。家庭和工作占去了我的大部分的时间,我想是该腾出一点给其他事情了。"

  "这么说,你打算答应她了?"看着他重新拿起手机,你忽然有些失落。

  "什么?噢,不,她不会高兴看到我带着River到那儿去。我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而那不可能成真。"Craig头也不抬地回答道,这让你有时间掩盖脸上的惊讶。"如果我回复她我已经和大学同学有约,会不会太过简单?"

  "你和....谁?"

  "当然是和你,bro!午餐要和对的人分享才会有乐趣。"Craig转过身给了你一个大大的拥抱,没有衣物阻挡你可以直接的感受到他的心跳震动着你胸腔的每一根肋骨,温暖的酥麻感开始渐渐蔓延。

  天啊,幸好他看不到我的脸。你在心里默念。

  "现在我们该把东西都收拾好准备回家,应该还能赶得上饭点。我猜下午之前Amanda都不会回来?"

  "是的,她在学校还有一个聚会。"虽然拥抱已经结束,但Craig仍然距离你很近,稍微抬头就能看到他凝视着你的双眼,那几欲夺去你的呼吸。于是你只好回身寻找散落在帐篷里的衣服,但Craig已经帮你捡起了衬衫,从另一边走过来递给你。"我们需要一个计划,下一站该去哪儿?"

  "No Pizza."你几乎接上了他的话尾。

  几秒钟的凝视过后,你们都忍不住大笑起来,笑声充满了这个小小的简易帐篷。你道了谢,匆匆将衣服换上。"我会记住这个早上的。"

  Craig似乎并不着急,就那么靠在一边看着你。就在你把自己打理好之后,Craig伸出手帮你把藏在发间的一片树叶取了出来。那只手一点一点往下,最后与你的手交叠,再翻转过来,十指相扣。

  接下来的几秒里,似乎双方都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Craig的唇覆上了你的,用舌尖描摹着你的唇间的缝隙,耐心地一点点深入,而你也毫不示弱地环上了他的双肩。你可以清楚听到他压在喉中的轻笑,昨晚的记忆一瞬间重新占据了你的意识。最后,你们交换了一个绵长且炙热的吻。

  你刚从这个吻中回过神来,Craig的声音就缓慢地你耳边响起。

  "别那么吝啬,dude.你知道我们还有很多很多个早晨可以一同分享。"

  "I will always be, You knew that,right? "